网站首页 >> 新闻 > 云阳新闻 > >> 正文

杭州淳安9岁女童失联 家庭情况是怎样的呢?

来源:钱江晚报    2019-07-12 09:29:26     作者:    

孩子爸爸面对大海几度落泪,说女儿很聪明,每次回家都很黏他远在重庆的妈妈说,办离婚是早就约好的,7月10日才知道孩子出事了

女孩生活在一个怎样的家庭

中间戴眼镜的男子为女孩爸爸章军,昨天他坐上搜救艇出海。

警察检查租客丢弃的生活垃圾。

杭州淳安9岁女童失联事件持续引发关注,搜救也一直在进行。

遗憾的是,截至昨晚11点,章子欣依然下落不明。

孩子爸爸章军几度落泪,他说:“我希望能找到人,我想要结果,找不到人的话我这辈子都有事要做了……”

昨天傍晚6点半,章军走出象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,一脸疲惫地坐在路边绿化带边上。他说,警方现在还在开展各项调查,没有什么大的进展。“毕竟现在还是有各种可能,希望孩子能平安吧。”

那一刻,章军多么希望孩子是被人拐走的。

每年回家三四次

每次回来女儿特别黏他

昨天一大早,凌晨三点才睡的章军和姐夫出现在了象山的搜救现场。

看着手机里女儿的视频,36岁的章军几度落泪。他说,7月6日,男租客发了一段女儿在网约车上睡觉的视频,配文说“认了个女儿”,视频里女儿睡得十分香甜。

但第二天,租客删了这段视频。他当时就感觉不对劲,把女儿的很多视频都保存了下来,怕真出事时有用。现在,他最怕家里的父母出事情。

面对茫茫大海,他只能默默祈祷。

章军告诉记者,因为在天津打工,他每年大概只能回家三四次。每次回家,女儿特别黏他,晚上还要抱着她睡,本来打算今年暑假回来看女儿。

“2015年、2016年,我那时候没赚什么钱,女儿全靠父母卖水果供养。这两年赚钱了,才寄钱回家。我女儿很聪明,没有上过任何培训班,也没人教她学习,今年考了年级第八。”章军说。

前天,孩子的市民卡被发现在一个叫观日亭的亭子里,那里离松兰山景区最热闹的海滩约30分钟车程。

昨天上午10点多,章军打算去附近山上找孩子。在车上,章军跟记者聊起来。针对网友的各种评论说是孩子母亲和家人策划的,他认为不可能。“孩子妈妈16岁就和我在一起了,17岁生了孩子,她没这个能力做这事”,他摆了摆手,“我不是为孩子妈妈说话,这件事不会是她妈妈做的。”

7月8日来淳安办离婚

10日才知道孩子出事了

昨天早上,钱江晚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孩子妈妈曾某,她目前在重庆老家。

电话里,27岁的曾某声音听起来非常疲惫。她说,她是7月10日通过孩子姑父才知道女儿出事了。

她告诉记者,她2009年在杭州打工时认识孩子爸爸,2010年生了孩子,2013年领的结婚证。认识孩子爸爸的时候她只有十六七岁。

一开始孩子都是她自己带,快上幼儿园的时候,夫妻俩去绍兴打工。那个时候觉得孩子爸爸脾气有些暴躁,两人时不时会争吵,感情逐渐破裂。

2015年,她去了广东,“我爸爸在广东打工,我去找他。”之后,她跟妹妹一直在广东上班。

其间,孩子父亲也曾和她有过联系,劝她回家,但她不想回去。一开始,她还给孩子爸爸买过衣服,也打过电话,再后来联系就少了。

今年一两个月之前,她重新加了孩子爸爸的微信,想商量离婚的事。一开始孩子爸爸不同意,还想和好。“后来孩子爸爸主动给我发信息,说同意离婚,不想让我难过,让我去千岛湖。”

曾某先回了重庆老家,7月7日,在舅舅的陪同下,她到了淳安。“那天下午,孩子爸爸跟我说孩子被人带走了,他要去宁波把孩子带回来。孩子爷爷奶奶非常爱这个孩子,我是知道的,我也很放心。那时候孩子爸爸这么说,我以为孩子是亲戚带出去了,没太当回事。”

“这次我也想见见孩子,但是孩子爸爸说这么长时间没见,怕孩子见了反而会恨妈妈,让我不要见了。”曾某说,7月8日上午9点多,两人办了离婚手续。手续一办完,曾某就和舅舅动身返程,7月10日回到了重庆。看到孩子姑父给她发来搜救的视频等消息,她才确认孩子出事了。

至于有网友猜测两个租客都来自广东,是否和她在广东打工有关系。她有些激动:“我就在厂里打工,去哪里认识他们两个啊!”

钱江晚报记者从淳安县民政局证实,章军夫妻7月8日上午办理离婚手续,临近中午时办完。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说,在办离婚手续过程中,两人没有交流过孩子的情况。

根据此前了解的情况,7月7日晚上,章军发现租客手机联系不上。7月8日上午,章家人报了警。

姑姑陪着爷爷奶奶

警察细致检查了租客房间

昨天上午,钱江晚报记者再次来到淳安千岛湖镇青溪村欣欣的家。

欣欣家在山顶上,只有四五栋房子,平时极少有陌生人来。但昨天,欣欣家里聚满了人,有媒体记者、亲戚,也有当地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。大部分人都是过来安慰欣欣爷爷奶奶的。

欣欣的姑姑在家陪着两个老人,看到认识的不认识的人,就过来倒杯水。

欣欣的爷爷,没有在路边摆摊,去派出所配合调查。

这个时节的青溪村,本是丰收的时候,李子、桃子都成熟了。往年,欣欣会跟着老人到街上卖水果,帮着招呼客人。

欣欣奶奶说,家里还有很多水果没有摘,也没有心思摘。奶奶一直在哭,老泪纵横。

专案组的工作人员也来过了,前前后后待了个把小时,按程序做了比较细致的调查。

钱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专案组询问了欣欣的亲人,又详细检查了租客的房间,包括租客使用过的厨具,甚至对租客丢弃的生活垃圾也都进行了甄别和取样。

热门资讯

+更多

云阳新闻

+更多
双土镇实施 “三变”改革 助力农户增收致富
近日,记者在双土镇坪东村看到,工程车、挖掘机正在山坡上忙碌着,一湾湾被重新修整的田地映入眼帘。 [详细]